jases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到处都是错的。像是寿司店出现的自带酸奶,像是不应该出现的温馨的表象。一切都是错的。
   Everything is wrong,including my existence.

     不是每个人的命都好,如果我从生下来条件就很好。那我现在什么都可以是。但没有,没有你让我按你想的去做以后连暂避风霜的地方都没有。这怎么能?


小麻鸡:

大家中午好

现id九亿锦鲤👉【主页】

发布于2018.8.1的文章《【君明】今天难道不是八一建军节吗》抄袭了我的【德哈德】暗恋/一个生日引发的喜案

私聊本人暂无回复,举报和私聊小秘书暂无反馈,反正文章没删

在这里请求大家帮忙,动动手指头转发点点举报

——————涉嫌抄袭文章👇——————

【君明】今天难道不是八一建军节吗

【君明】今天难道不是八一建军节吗

【君明】今天难道不是八一建军节吗

———————————————————


调色盘还没时间做

其实非常明显了

我随便截了最后三张图和我的三张图做对比。

p135为九亿锦鲤的截图,p246为我的截图。

谢谢大家❤

   当你因为饥饿脱力而导致手抖身体发虚时,去吃了一些水果然后喝了温水。然后……胃里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奇妙。

  get到了Draco的青苹果,但是………… 好酸。

    虽然说很多时候都忘记了自己还没成年。但是每次为钱所困的时候,都会想起来。但是这没什么意义。
    我是自私。

    奢侈了一下,用自己生日收到的满满爱意的钱来吃了椰汁九份芋圆仙草冰和糖不甩。刚买完外套退了不合身裤子,还有等卖家收货才能退款给我。半个小时之前又花了四十块买了三分长沙大香肠给家人,在那里吃了饭才出来。
    奢侈了以后真的肉痛。毕竟我没什么钱。我还是个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从来都不知道,简简单单不经意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

    我一直都没被在乎过,一直。我不介意,也不求,也不妄想。

    我一直都没有家。一直都没有。


   你可以不把我心理上的问题当回事。毕竟你不是我。但我希望你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我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一直都快濒临崩溃,我怕我崩溃后会控制不住的恨你。我怕那时候我会觉得,我的崩溃也有你参与的成分。

雨天

注意※明非设定偏离轨道

            楚路人设属于南大  ooc属于我

    

      路明非毕业的第一年,加入了执行部。学院依旧没有撤销对路明非的监视,只是负责监视路明非的人是楚子航。而两个人也因此越来越近,又或是越来越远。

      街上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虽是小雨,许多人却都打着伞。在一片雨伞汇成的人海中,路明非的棕发显得格格不入。路明非抬眼看自己睫毛上的水珠滑下来,掉进眼睛里。

      自从找回了师兄以后,就开始变着法的躲人。直到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又或者是害怕了。害怕再次失去,再次找不见,所以患得患失了。

      毕业了进入执行部,早都猜到学院会将监视自己的任务交给楚子航。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叮咚——”路明非手机一响。路明非停下脚步,打开手机查看短信。

     

   楚子航:

                   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饭吧。老地方见,我等你。

       路明非看着屏幕上的短信,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出那个人在发信息时的表情,面无表情的杀胚温柔的笑容,大概卡塞尔的学弟学妹们想想都会觉得不可能吧。噼里啪啦的打了几个字回了信息,把手机放回衣服口袋里。便眯着眼睛笑起来,在小雨中跑起来了。

    路明非:

                     好,师兄,晚上八点半准时见。

        好像是因为下了小雨温度降低的原因,路明非的话语还留在雨中,还未消散。

 

        “好温暖啊。”

     

      其实我到底是谁,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的人就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

————我来碎碎念一下————

      给自己的生贺,渣的很,将就看别认真,哭唧唧。

      发现忘起标题了,废材一个,瞎起一个吧。